当前位置:首页 > 插画 > 人生多起伏,且看王阳明

人生多起伏,且看王阳明

关键词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10 09:00:01




490年前的一个夜晚,已经名满天下的王阳明,在回乡途中,病情恶化。

 

在江西南安府的一条小舟中,王阳明召门生至病榻前,默然良久,才缓缓睁开眼睛说:“吾将去矣!”

 

门生问他有何遗言,王阳明微微一笑,说道:“此心光明,亦复何言?”说罢,瞑目而逝。


时至今日,我们仍然记得他说的那句:“此心光明,亦复何言?”,他依然活在许多人的心中,而他的心学思想也成为了无数人终其一生践行的修行心法。


最不容易实现的理想:做圣人


王阳明家世显赫,老爹王华考上过状元,还当过南京吏部尚书。既然出身官宦世家,家里人对他的期望也很简单:考科举、当大官。

 

但王阳明,没打算让家里人省心。

 

直到五岁,王阳明都还不会说话,急得家里人团团转。但到了七八岁时,王阳明竟然能把他爷爷曾经读过的书的内容,全部背下来。

 

惊得王阳明的爷爷,下巴都差点掉下来。王阳明解释说:“祖父您读书的时候,孙儿时常在旁边听诵,就暗自背下来了。”

 

家里人欢喜成一团,都以为王阳明是天才,将来必定能考中进士。

 

十一岁的时候,有人想试一下他的才华,让他以《蔽月山房》为题写诗,没想到王阳明张口就来:

 

山近月远觉月小,

便道此山大于月。

若有人眼大如天,

当见山高月更阔。

 

小小年纪,就有这等见识和境界,赢得满堂喝彩。家里人也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:看来再过十年,王家又要多一个状元郎了。

 

可惜状元郎,从不是王阳明的理想。

<<  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 >>

王阳明雕塑画像



小王阳明曾问私塾老师:“天下何事才是第一等事呢?”

 

私塾老师说:“像你父亲那样,考取功名、高中科举,才是人生中最大的事情。”

 

王阳明不以为意:“考取功名是常有的事,怎么会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呢?”

 

私塾老师:“那你这辈子最想做什么?”

 

王阳明不假思索:“读书做圣人。”

 

私塾老师有没有憋住笑,我们不知道;王阳明老爹知道这话后,倒是哭笑不得:这孩子到底是疯了,还是傻了?

 

千年来,中国出了592名状元,却没出几个圣人。做圣人,这是世界上最不可实现的理想。但王阳明,却做到了。

 

王阳明说:“志不立,天下无可成之事。”

 

立下大志,是一切大事业的起点。志有多大,未来的可能性就有多大。

最可能走通的成功路:专注


王阳明想当圣人的梦想,是认真的。可怎样才能当圣人,他也在摸索。

 

起初他想走学武报国这条路。小小年纪,就研读兵法,练习骑射,还和家人不告而别,私自翻出居庸关,到鞑靼人的地盘上,考察军事地理。

 

当时明朝灾害连连,叛乱四起,他不知轻重,向朝廷上书:“愿领精兵一万,征战沙场,直捣逆贼巢穴,使海内共享太平。”

 

吓得他老爹赶紧出面制止,连声斥责他:“太过狂妄!”

 

王阳明老爹怕他惹祸,左思右想,只想出一个招来:让他早点结婚。以为结了婚,会让他变得守规矩。


于是,十七岁的王阳明,被打发到南昌,在那里,他将和姓诸的姑娘完婚。

 

但到了洞房花烛的时候,王阳明却不见了踪影,急得他老丈人,派人到处寻找,一直追查到深山老林的一座道观中,才找到他。原来他正和一名老道士,相谈正酣。

 

众人长舒一口气,王阳明倒不慌不急,解释说:“昨晚偶遇高人,言语投机,聊着聊着就把时间忘了。”

 

原来是聊天太过专注,以至于忘了洞房花烛。

 

结婚以后,王阳明还是没放弃当圣人的理想。在明朝人的眼中,离他们最近的圣人,当属宋朝的朱熹。

 

朱夫子的教诲是“格物致知”,从外部事物中探究原理,获得真知。王阳明欲成圣贤,当然要效法先贤。

 

他准备尝试“格竹”:对着庭院里的竹子,苦苦思索了七天七夜,也没探究出什么大真理,反倒还大病一场。

换来的经验教训是:朱子学说,未必都对。他的心里,已隐隐有了另外一条道路:开始转向对内心的体悟。

 

这场七天七夜的专注,是王阳明哲学的起点,也是他所有成就的起点。

 

王阳明说:“持志如心痛,一心在痛上,岂有工夫说闲话、管闲事。”王阳明又说:“人需在事上磨,方立得住,方能静亦定、动亦定。”

 

专注在眼前事,心外无理,心外无物,事方能做到极致;专注在心头志,矢志不渝,不舍不弃,志方能得偿所愿。


最洒脱的境界:不动心不烦恼


王阳明的人生,其实并不是那么顺遂。

 

第一次参加科举会试,信心满满,结果意外落榜。朋友都来安慰他:“你文采出众,今年意外落第,没关系,来年一定能金榜题名。这样吧,不如你先试着做一个《来科状元赋》吧?”

 

王阳明一听,文思泉涌,当即作赋一篇。在场众人莫不惊讶,连声称赞,但也引起很多人嫉妒,私下议论:“这小子绝对中不了榜,太目中无人了!”

 

果然,第二次会试,被人暗中打压,还是落榜了。这回与他一同落榜的,还有不少好朋友。

 

朋友们落榜后,无不唉声叹气,郁郁寡欢。王阳明反倒跑去安慰朋友:“世人以落榜为耻,我却以落榜动心为耻。”

 

不动心,当然不烦恼。

 

三年以后,王阳明如愿金榜题名,开始步入仕途。但没多久,他又卷入了一场政治风波,甚至差点丢了性命





当时朝政被权宦刘瑾把持,他在皇帝面前编造谣言,将几位贤臣下狱。王阳明十分愤慨,率先上疏,试图解救,结果触怒刘瑾,被捕下狱,还被廷杖四十下。

 

刘瑾派心腹监督行刑,廷杖者下手极重,王阳明被打得皮开肉绽,奄奄一息,几乎死去。随后一纸诏书下来,贬他去贵州龙场驿,当一个小小的驿丞。

 

那时候,贵州尚属蛮荒状态,猛兽横行,荆棘丛生,瘴疠漫天,流放到龙场驿,和直接判死刑没什么区别。

 

但处境再不堪,生活再辛苦,王阳明都处之淡然,从不抱怨。


他在居所后面的山上,凿石为棺,每天都端坐棺中,凝神苦思。忽然有一天,灵台清明,猛然醒悟:“所谓格物致知,格物应该格头脑中的良知,而致知是致向人生来固有的良知。”

 

心即是理。原来圣人之道,就在自己的心性之中。

 

王阳明在龙场,终于大彻大悟。

 

王阳明说:“我不看花时,花与我心同寂。我看花时,花的颜色一时明白起来,便知此花不在我心之外。”

 

心兵不动,万事从容,哪怕世间烦恼,纷扰而来,亦能超然物外,泰然处之。这可能是人世间,最潇洒的境界。

最高端的处世智慧:退让不争


王阳明一生几经沉沦,虽屡遭奸人迫害,但最终都化险为夷,这与退让不争的处世智慧,大有关系。

 

南昌的宁王发动叛乱,王阳明从起兵到一举擒获宁王,花了不到十四天,可谓用兵如神。如此奇功伟业,难免引起奸臣忌妒。

 

正德皇帝的宠臣江彬,痛恨王阳明平叛太快,没给他留下施展本事的机会,夺走了属于他的功劳。

 

于是,江彬在皇帝面前进谗言:“王阳明和宁王是同党!只不过他听闻朝廷大军杀到,担忧谋反不成,才倒戈袭取宁王。”他想嫁祸王阳明,然后借机出兵抓人。

 

得知此事,王阳明赶紧找大太监张永商量:“如果退让一步,把擒获宁王的功劳让出去,可以避免麻烦。否则江彬一党狗急跳墙,指不定要干出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来。”


王阳明把宁王交给张永,让张永重新报告皇帝:“宁王捉住了,全是总督军门的功劳。”搞得江彬无话可说。

 

王阳明还决心辞职,上书皇帝乞求告老还乡,自己一个人抛下大军,跑到寺庙静心养病。哪料皇帝不同意,坚决不准他辞职。

 

后来,王阳明又多次向皇帝展示,他无意贪恋权位:祖母重病快要去世,王阳明以尽孝为由,请求朝廷让他回家诀别祖母;坐镇的江西发大水,王阳明又上书自我弹劾请罪。

 

几番下来,皇帝终于对他放心。一场猜忌功臣的血腥戏码,根本就没来得及上演。

 

王阳明说:“君子求退勿迟。”

 

荣辱得失,一时之利;蝇头小利,何足挂齿。退让不争,不是撤出,不是妥协,而是为自己的人生,另铺一条坦途。


后人评说,中国历史上,能做到立德、立功、立言三不朽的圣人,只有两个半:孔子、王阳明,加半个曾国藩。

 

毫无疑问:王阳明乃一代旷世圣哲,值得我们用一生去学习和追求。

 

相关内容
分享 2019-09-10 09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